SG飞艇计划网 车身 7*24/h在线客服答疑清晰可见(图)

国内

群体只会干两种事——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。——古斯塔夫·勒庞《乌合之众》

01

10月28日上午10点左右,重庆发生了一起重大车祸。

一方是逆停的车辆、穿高跟鞋的女司机,一方是技术老道的公交车司机、数目不清的受害乘客。

有人说,女司机疑似逆行,然后有人说,女司机逆行,再然后全国人民声讨女司机,大有除之后快的势头。

人证物证俱在,肇事者是车祸高危人群,已被控制,惨烈的现场视频,铁证如山,判个案子足够了。

在移动互联网的加持下,一场由大V引领的人民的审判完成了:女司机逆行导致公交车避让不及坠江,伤亡惨重。

几个小时的时间就统一了全国吃瓜群众的共识,效率高,流程短,群众满意,创下了吉尼斯世界纪录。

“大巴车太倒霉了,女司机害人害己”。“肇事司机改千刀万剐,不会开车请老实打车”网友气得打出了错别字。“死刑都便宜她了”。

……

谁质疑谁就是包庇祸首,谁反对就是冷血无情,谁拖延就是为富不仁助纣为虐。

嫌疑人证言证据、目击证人证言证据、沿路监控、公交车行驶方向调查、公交车车况及司机身心状态调查,这些都不重要。

大V需要热点,自媒体需要爆文,群众需要快速结案,众怒需要宣泄,亡者及家属需要告慰,等不及了。

天还没黑呢,脑子灵活的人估计已经在人肉女司机,准备火上浇油,蹭热点、赚流量了。

老栓也向那边看,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,颈项都伸得很长,仿佛好多鸭,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,向上提着。——鲁迅《药》

千夫所指。

女司机冤乎哉?不冤也!

02

到了下午5点左右,重庆方面发布了最新的通报:公交车在行驶过程中突然越过道路中心线,撞击对向正常行驶小轿车后,冲断护栏坠入江中。

一时间大V删帖,自媒体删稿,一阵鸡飞狗跳。

有人感叹反转了。

有人说我们欠女司机一个道歉。

有人义愤填膺,觉得自己又被戏弄了。

有人不解,SG飞艇为什么只有一句“经初步事故现场调查”和动画演示?

SG为什么案发时接近中午,大桥上车来车往,没有目击证人、监控、路过车辆行车记录仪?

还会不会反转?

会不会反转暂时不知道,吃瓜群众的疑问却细思极恐。

假如案发时是深更半夜或者大雾弥漫,假如完全没有第三方证人证据,假如公交车上无人生还,女司机会怎么定罪?

如果遇上特殊时期,要不要“从快从严”,以儆效尤、平息众怒?

又假设女司机也遇难,这千古罪人的帽子还能摘吗?女司机的家属要赔多少钱,承受多少骂名?孩子会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长大?会长成什么样子?

这种情况下,恐怕男司机也百口莫辩。

段子手曾经曰过:女司机出征,寸草不生。

键盘侠出征,又当如何?

再放一段鲁迅的话:“一见短袖子,立刻想到白臂膊,立刻想到全*体,立刻想到生*器,立刻想到*交,立刻想到杂交,立刻想到私生子。中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。”

脑补案情,有罪推定,自古皆然。

女司机冤乎哉?不冤也!

03

不可否认,汽车驾驶是一项技术含量很高的事情,而国内驾校往往只注重考试不注重驾驶本身。

毕竟是市场经济,时间就是金钱,有证就行,学啥技术?

赶紧毕业,腾位置安排下一批学员,这队伍都排到90天以后了,也就是TMD西历2019年。

有这么个段子。

如果非雨天开车,旁边的车辆突然打开了雨刮,那么请注意她一定是要转弯了。

如果她打左转向灯,请把右车道也留给她!

弱智、手忙脚乱、意识流、永远的新手,这就是社会给女司机贴的标签。

吃瓜群众也时不时在网上看到女司机出丑的视频,却不在意这究竟是女司机胆子大爱拍照,SG还是有心人喜闻乐见,积极传播?

根据《2016年全国机动车和驾驶人增长》分析报告,目前全国机动车保有量达到2.9亿辆,注册驾驶员3.6亿人,其中女司机将近1亿人!

虽然女司机的比例达到了27.78%,但是依然是少数。

乖,锅背好,都歪了。

有些物业还给女司机准备了车位plus,真贴心。

新时代,大家都喜欢用大数据说话。

以杭州市为例,截至2017年2月底,全市(含县市)共有女性驾驶人139.64万人,占全部机动车驾驶人总量的36.3%。2016年,涉及女性机动车驾驶人的上报道路交通事故发生数为157起,仅占杭州全市涉及机动车的上报道路交通事故总数的10.41%。

温州、无锡、东莞等城市女司机的占比均在30%左右,事故比例均在10%左右。

近9成事故都是自认为“老司机”的男性引发的。

中国的男人,本来大半都可以做圣贤,可惜全被女人毁掉了。商是妲己闹亡的;周是褒姒弄坏的;秦……虽然史无明文 ,我们也假定他因为女人 ,大约未必不会错,而董卓可的确是给貂婵害死了。——鲁迅《阿Q正传》

键盘侠曰:红颜祸水。

女司机冤乎哉?不冤也!

04

《水浒传》中有一位蛇蝎美人潘金莲,跟奸夫西门庆毒死武大郎,两人皆被武松砍了脑袋,大快人心。

故事流传千古,杜撰何人能识?

历史上是有武大郎的。

武大郎,本名武植。少年贫穷,曾受好友黄堂资助。后来黄堂的家发生火灾,投奔做了山东阳谷县县令的武植。

武植好生招待却没敢徇私枉法安排编制。黄堂一怒之下不辞而别,并在回乡路上到处散播谣言以泄愤。

流言蜚语被施耐庵添油加醋写进《水浒传》,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,也未必都知道。

比如清河县的县志明文记载武大郎夫妻的真实一面,乾隆皇帝为武大郎立过碑。

乾隆皇帝的碑文都不足以洗清武大郎潘金莲的冤屈,倘若升斗小民有了冤屈,又如何呢?

有人被冤枉,就有人被错放,受害人要的正义像个美丽的泡沫。

《交通安全法》明确规定开车时不得有:穿拖鞋、穿4厘米以上高跟鞋、赤脚、用手机进行通话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。违反规定的将被扣除2分并处以一定的罚款。

从现场照片上看,女司机脚上的高跟鞋有几厘米还不能完全确定。

1997年10月1日新修订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第12条明确规定:“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,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”。

疑罪从无的原则已经实行了21年,吃瓜群众还是喜欢泼脏水、落井下石、杀气腾腾

女司机冤乎哉?不冤也!

目前网上已经有人放出了事发当时路过车辆的行车记录仪视频,视频显示事发时22路公交车行至桥中,突然向左转向越过实线,未见刹车灯亮起。在横向驶过对向车道后,坠入江中,整个过程不到5秒。

部分大V和媒体也道歉了。

救援工作还在进行,全国人民都在祈祷发生奇迹,这是事件中的正能量,也是人性还在发光发热的证明。

这位女司机最终没被冤枉。

其他“女司机”呢?

别让真相沉了底。

本文转载自公众号“老斯基野驶”

编辑:本站综合
免责声明:本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,本站不承担本文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